背着作者刷BOSS:第四十章 食欲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他的声音弱弱的,正应了出水芙蓉弱官人的小书生样。他说:唤他过来。

    郑精照做,那玉珠果然乖巧地躺平在他手里里,溅在它身上的血珠已经不见,里面方形的核鲜红的高速旋转,随着郑精掌心越发的痛,更加耀眼。

    那珠子还在从他伤口上吸血。

    郑精不敢大意,他本来就缺血,现在还要喂这么个狼崽子,万一一个苍白贫血昏迷了那可就真的遭了。

    现在的情况完全可以用刻不容缓来形容,小雾和他甚至白琰三个人的命都悬在这儿,实在由不得他不咬牙坚持到最后。

    他迅速让玉珠带着它的空间移往那个大坑,那里有他们最后的物资,太能救人命了。

    白琰贴在自己背上,奇异地感到了温暖和放松,这里和冷冰冰眼巴巴的雪山不同,热乎乎的,有点小肉,很是柔软舒适。

    哥哥他合上眼睛,轻轻唤道,你需要补充体力。

    郑精不敢合眼,他怕自己就这么睡过去:你要我吸血?

    嗯。白琰蹭蹭,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又睡下,你好歹是半尸嘛。而且你能控制自己的食欲,就吸一点不会死人的。

    郑精黑脸:那多恶心。

    白琰微怒:都这种时候了你还在意这个?

    我就是饿死也不吃巴巴不喝尿!郑精很想这么怒吼一句,不过他没力气,只是翻了个白眼,世界就这么突然安静下来。

    过了好久,才终于又有了动静。

    好吧,我记得车厢里有番茄汁你脑补一下大概没问题?白琰妥协道,他记得小时候郑精用红糖水骗他是可乐,他当时还信了。

    郑精撅着屁股埋头在里面翻,还真给他翻找一盒。

    他把现在急需的东西一口气拖出来都丢尽结界里,然后他握着那珠子让红房子缓缓上升。他其实想把整个卡车都托上天的,可惜容量不够大。

    郑精给小雾和自己挂了吊瓶,才顾得上插吸管喝番茄汁。

    他吸了一口凉冰冰的东西,不自觉地就想和白琰说话:你说你怎么非让我吸血啊,别告诉我说其实是你想喝

    白琰心道还真是,郑精的状态真心太差,他不敢乱吸郑精的精元,可他又实在濒于消亡的边缘,不得不补充。

    白琰心里这么想面上可不敢这么说,他哼笑一声指着吊瓶:你确定这玩意你能吸收?

    郑精本来就是瞎聊,也就没在乎被白琰转移了话题,他猛的吸完一罐,拿起下一盒又开始拆包装:我给自己检测过,而且那些科学家也说了,半尸的肉体还是活身,能吸收人类可以吸收的一切营养。不过是血更和他们的胃口,也更能满足他们的生理需求。

    白琰小心翼翼地度了几口精气过来,感觉身体稍有轻松:哦,那就是说你以后只吃饭不喝血也可以喽?

    郑精叼着吸管咕哝一声:不,那会消化不良

    哈哈哈哈白琰快要笑死了,他笑得前仰后合眼泪直流,嘴里还不忘胡言乱语,你怎么不说是生理需求

    郑精脸黑了一瞬,正想办法怎么治治这个白眼狼呢,旁边一架直升机突然靠近,喇叭轰鸣道:下面那辆车是食物吧可以分给我们一些么?

    郑精本打算说当然可以,不然放在下面也是浪费。白琰却是抢到:和他们交换。他们有人造血袋。

    郑精能理解他们会生产这种‘食物’,但是现在的情况:你确定飞机上有?

    白琰见郑精没事早就吸的饱饱,此时重生一般容光焕发:当然。他们这里一定有几架飞机是为了运送半尸上京的,里面肯定备好了食物。

    郑精半信半疑,和对面说了,结果他们很大方地直接给了他们一整箱。

    白琰看着郑精拆箱:也许是怕路上遇到意外拖延了时间,多备些总是好的。

    郑精拿起吸吸果冻一样包装的鲜红色液体,心中百味沉杂。他居然真的要像那些尸体一样靠血液为生,真是又恶心又不可思议。同时他还想到了阴阳眼的血那香甜蚀骨的味道,又有些期待。

    白琰在旁边催促:快喝吧,当成红酒就好。实在不行兑些雪碧?

    郑精怀着春心心跳怦怦地试了一口,经过冷冻的血味道已经很淡,但还是腥得让人想吐。

    郑精果断翻出一大瓶雪碧,喝了几口后把血兑进去,味道总算清新了点。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