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灵人:第三百八十三章 春宵如梦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只要能把这哭得令人心疼的女人哄好,别说把我形容成牛粪,就算说我是一节狗屎,甚至更恶心十倍百倍,我也不会有任何意见。

    反正话也就是这些话,大庭广众的,又当着你男人的面,有些话说多了也没什么意思。总之我知道晓微妹子你懂就行,说这么也是为了让妹子你知道,无论什么时候,道爷我们师徒都坚定地站在你这一边,你和李念那粪坨坨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不搞在一起天长地久,就简直是在犯罪,在做最伤天害理的事,所以,你还有什么好犹豫的呢?不要害怕,接过那小子手中的鲜花和钻戒吧,道爷我这边应该要不了多久就能结束了,反正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要喝你们的喜酒,等你们造个小人给道爷玩,要是喝不上的话,就把那粪坨坨狗腿打断。

    张晓微微微一怔,然后轻轻低下了头。

    嘿~李念粪坨坨,你还发什么呆呢?此时不上,更待何时?赶紧趁机会上啊!正沉默之际,以为已经把废话说完的袁烂人又开始了。

    经他这一料事如神的隔空提醒,我顿时猛然间清醒了过来,连忙重新单膝跪好,将鲜花向小媳妇面前递了过去。

    媳妇你看这贱人都已经放出了狠话,我这双狗腿还保不保得住,就完全仰仗媳妇你了,所以为了我的狗腿着想,还是请你嫁给我吧。

    噗呲一声,小媳妇终于再也绷不住,笑出声来了,然后连忙重新绷住,面带惘然地看着我。

    傻妹子,可千万不要在最紧要的关头上犯傻了,赶紧答应这求爱心切的粪坨坨吧,你爱他,他爱你,结合在一起是天经地义的事,所以有什么好怕的呢?便在此时,今晚神通天了的袁烂人也再次开口说话了,眼珠子贼溜溜的转了转后,贼眉鼠眼笑道这么好的男人,要是你还犹犹豫豫不肯要的话,道爷我可就真的生气了,回来就施展道爷男女通杀的无上魅力把他掰弯,把他变成道爷的人,对道爷死心塌地,让你将来后悔都没地方。

    这话一听,我顿时只觉脚下一踉,眼一黑,险些一口老血喷出来。

    死开啦你,走都走那么远那么久了还阴魂不散,我的男人,哪轮得到你这贱人来抢。听这家伙越说越没谱,小媳妇终于再也忍不住了,哭笑不是地对着大屏幕骂了一声后,转身接过了我手中的玫瑰花。

    沉寂两秒钟后,舞台下掌声雷动。

    凌晨一点四十五分,将都喝得头重脚轻,最后离开的五个,其中一个还是我舍友的大学同学送上出租车离开后,我们也离开了这家名为永恒心系,目前刚刚装修好,第一天试营业就因为我们推迟时间,或者说因为我们才选择在今晚开始试营业的酒吧。

    沿途灿若星海的灯依然还亮着,但是却不再像来时那样只有我和小媳妇,虽然夜已深,也还是多出了不少在各种位置拍照的男女,马路上也不断有出租车驶来或者离去,一幅人来人往繁华景象。

    一路都是在酒吧现场,或者通过其他渠道看到了这场轰轰烈烈的求婚,所以认得我和小媳妇的人,当我们步行路过时,好一些都露出了善意的笑容,其中还不乏一些年轻女孩,向小媳妇投以羡慕的目光,还有的甚至还会上来和我们说话,要个签名什么的。总之在各种各样,尤其是酒吧方面不遗余力宣传推动的因素下,哥们今晚也算是出尽风头了,当然同时出名的,还有一只手抱着那一大束玫瑰花不肯放,一只手挽着我胳膊的小媳妇。

    此时小媳妇左手无名指上,已经多出了一枚钻戒,宣示着她已经是名花有主之人,已经是我的人。而相应的,我也已经属于她的人,板上钉钉,不会再有任何变故了。

    颇有些戏剧性的是,历来不甘寂寞,什么事情都喜欢插上一杠子的袁金柱,竟然成了我求婚这件大事的一大工程。虽然想想挺让人有些玩味无奈,但也不得不承认,他确实在最重要的环节上帮了大忙,不仅用他独有的办法,哄好了当时崩溃得不行的张晓微,还成功使她打消了心底最后,同时也是最厚的疑虑,接过我手中的鲜花。

    到得现在,我已经完全不会再认为,这家伙今晚那些话是在胡说八道了,不过也无意再去刨根问底,小媳妇今晚情绪起伏实在太大,好不容易稳定下来,已经不适合再受到任何刺激。反正往后的日子还很长,有的是时间去一点点了解她内心世界,弄清楚她今晚情绪崩溃的缘由。

    换句话说,如果她不愿意再面对,即使不去了解其实也没什么,毕竟时间始终还是向前走的,人也需要向前看,过去的已经无关紧要。

    由于今晚想让我和小媳妇好好过过二人世界,完全不会受到任何人打扰,所以芸姐已经提前安排好了一切,步行来到那个三岔口,和我们商量了几句后,就抱着小李诺先上了出租车回自己家了,同时带走的还有傻子王兴。

    今晚的三合院,将完全属于我和小媳妇,不会有第三个人打扰。对于这样的安排,我自然正中下怀,求之不得,而已经迈过心里那道我目前还不知的坎,放下了所有顾忌的小媳妇也心照不宣,并未有任何挽留芸姐母女的意思。

    没有忙着打车回去,手挽着手漫步在凌晨的宁静老街,将今晚已经超标不少的酒意散去七七八八,又在一家烧烤店,和今晚几乎没吃任何东西,只在酒吧吃了些水果和冷盘的小媳妇吃了些东西后,才打上车回了家。

    看到被我精心收拾布置过,宛如洞房花烛夜的房间,小媳妇不禁又是一阵感动,不过也没有再像酒吧那样哭成泪人,轻轻抽了几下鼻尖后,便收起眼中的微微涟漪,重新露出了笑容。

    媳妇,我知道以前的我做得不够好,疏忽掉了挺多东西,对你的关怀还不够,才导致你今晚这么伤心,今后我一定会努力做好,不会再让像今晚的事情发生,所以请你原谅我,也相信我能够说到做到。一起洗漱好温存一番,临上床睡觉的时候,我对小媳妇说。

    傻,不是你的责任,是我自己的问题,你真的已经做得够好的了,目前还有这么多事情要兼顾,我都担心你身上背负的压力太大,结果没想到,你还特意费这么大心思为我做了这么多,所以我已经很满足了。小媳妇微微一笑,然后从床上坐起,抱着我脑袋道总之谢谢你为我做了这么多,让我能拥有这么刻骨铭心的珍贵记忆,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你今晚给我带来的感动,所以你不用再为我担心什么,我已经没事了。

    真的吗?整个人像八爪鱼一样粘在小媳妇身上,我抬起头问。

    当然是真的啊张晓微笑笑,眼珠子轻轻转了转后,飞快涌上一层迷离色彩,整个人也快速变得柔弱无骨,眼如媚丝了下来你真的已经够好,我也真的已经非常满足,非常幸福了所以老公我们睡觉吧。

    一声附在耳边的老公,顿时把我整个人都听酥了,只觉脑子轻轻一震,便被一震眩晕所吞没。

    这一夜,**如梦,忘我缠绵。

    结婚的事情就这样定了下来。一觉睡到第二天下午一点过,回味无穷恋恋不舍的起床,芸姐老早就已经带着小李诺和王兴回到了三合院,因为我们迟迟没有起床,也料到我们今天不会起太早,所以也就索性不去上班了,还已经做好了午饭,又是菜又是汤的弄得挺丰盛,就等着我们起来一起吃。

    吃过午饭后,芸姐继续留在家里,招呼这一大一小两个孩子,而我则和小媳妇收拾准备一番后,带着户口本一起去了民政局。

    再从民政局出来时,我们手里已经各自多出了一个红本子。

    折腾了这么久,哥们终于得偿所愿,亲眼看到摸到了传说中的结婚证。

    属于自己的红本子,拿着的感觉就是不一样。从今天开始,我就彻底是已婚之人,有妇之夫,除了自家老婆以外,任何女人都不能多想多看,更不能和任何女人有超出朋友的关系行为了,否则就会是扎扎实实的渣男负心汉,说出去都要遭人唾弃,不会得到任何同情。

    仔细想想,还挺有些责任重大压力山大的,毕竟那么多情话已经说出去,已经说好了要好好对待老婆,不再让老婆受到任何一丝委屈,如果没能做到,同样也是十足的自打脸行为。

    不过虽然如此,也依然丝毫掩盖不了内心的兴奋。毕竟哥们今天终于领了证,和小媳妇已经完全合法,是国家法律认可保护的夫妻,和左手牵右手,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光棍生涯已经彻底说拜拜了,不兴奋一下都对不起自己,更对不将自己后半生交给了我的小媳妇。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