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的游戏之我是星球的远大意志:第八百一十一章:制霸南疆(三十七)王头落地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塞利提三世的死,标志着多凡一世在2481年建立起来的帕尔森王朝宣告结束,持续时间为444年,也真是个吉利的数字。

    只是这时候虽然神灵已经不再南疆大陆,但是传统的力量仍然非常强大,甚至也将国民议会给影响。

    因此国民议会仍然按照传统,并不将塞利提三世被处决的2925年视作帕尔森王朝结束的年份,而要等到击败干涉军签署和平条约以后,在宣布帕尔森王朝结束。

    这不但是南疆大陆,还是整个世界的传统,即如果统治政权遭到挑战,挑战引发了战争——不管是内战还是外战,哪怕现任王室都死绝了,也不能宣布王朝覆灭,而要在和平条约中宣布王朝结束。

    所以自此以后,帕尔森王朝虽然仍旧存在,但是进入王位空悬期,只等战争结束给他寿终正寝。

    审判并处决塞利提三世党羽以后,希艾烈发表声明表示,现在国民议会是通过紧急选举而成立的,因而暂时不选举正式的合众总统。

    因此悉伯要等到击退干涉军以后,进行全国选举选出真正合法的国民议会,然后才选出新任合法的合众总统,在此之前则由国民议会掌控立法权,常务委员会掌控行政权,作为战争时期的过度。

    在希艾烈这些人看来,这种常务委员会只是临时性的过度机构,等战争结束就可以将政权移交给合法的合众总统,这也体现出他对战争结束的乐观。

    塞利提三世的死讯很快传遍了南疆大陆,让基贝隆这些人愤怒的同时,也让他们感到喜悦,作为帕尔森王朝最正统代表的塞利提三世被处死,这意味着他们也有了机会,许多外国也都有了机会。

    当塞利提三世被判处死刑的消息传到哈多时,基贝隆也惊呆了,虽然客观的讲,他一直用各种方式去挤兑国民议会,确实存着把塞利提三世架在火上烤,让国民议会替自己解决这个麻烦的心思,但他没有想到国民议会居然如此激进。

    原本在基贝隆的预计中,国民议会最多是罢黜塞利提三世,然后过几个月等风头过去以后,再给塞利提三世报个偶染时疫而亡,那时候,自己就可以趁机宣称塞利提三世死的冤枉,从而获得更具备正义性的西征理由。

    可是基贝隆无论如何有没有想到,国民议会的胆子居然这么大,敢光明正大的审判塞利提三世,还要当众处死他!

    所以在新的回信中,基贝隆带着真正的愤怒,这是来自贵族阶层的一致愤怒,他向国民议会警告道如果你们真的要通过非法审判的方式,让一个高贵的合众总统屈辱死去,那么你们将迎来所有守序者的正义怒火。

    希艾烈对此则一连用三句神界警语作为回答知我罪我其惟春秋,公道自在人心,历史将会宣布我无罪。

    贵族是不是等于守序者这一点有待商榷,不过很多还没叛逃的贵族,确实因为塞利提三世要被处死的消息,又产生了新一轮的轰动。

    此时的军队中,各级陆军已经被清洗了一遍又一遍,就算少数军队仍然属于少数贵族,那也无伤大雅,不会发生基贝隆西征时旧关行省全境皆叛的局面,可是还有一股势力例外,那就是海军。

    作为最需要训练的职业,并且这个世界没有广袤的海外殖民地提供维护,因此海军高级军官中贵族,旧贵族的比例占了非常之多,即便此前已经有许多军官叛变逃亡,但国民议会也只能从其他贵族中提拔海军军官,使得旧贵族依旧占据优势。

    这些军官未必是塞利提三世的追随者,乃至不少还都抨击过塞利提三世,但这一刻他们团结起来统一意见,因为他们挽救的并不是塞利提三世这个人,而是南疆大陆通行千年的法统。

    这是与整个秩序宣战,密谋者这么说道,国民议会必定会被贵族的愤怒摧毁,而我们可不能继续在这艘船上待着。

    怀着这样的心思,串联起来的军官首先通过正规渠道与私人渠道,就塞利提三世被处决这一消息向国民议会发出抗议,结果被毫不犹豫的给拒绝。

    这使得那些偏向塞利提三世又还立场不定的海军贵族,彻底打消和解的念头,决定以暴力方式解决这一问题,不过早有经验的国民议会从拒绝他们的那一刻开始,就已经防着海军暴乱的可能。

    海军军官中叛乱者对手下的说辞,是说要救出塞利提三世,但他们实际非常清楚,上个月自己没有加入尊贵同盟的叛乱,现在只剩下自己,暴乱是注定失败的,想要夺取巴蒂罗斯控制权绝无可能,国民议会与篡位的纳瓦拉根基不可同日而语。

    所以他们真正的打算,是拿到舰队以后就跑路,不管是投奔琳娜行省还是投奔基贝隆,都比待在弑君者的城市里要好得多。

    定下主意以后,海军在1月26日发动武装叛乱,后世称之为一月暴乱,这是一次相当失败的暴乱,海军在巴蒂罗斯并不得人心,所以早有防备的国民议会可以在第一时间内,将叛乱者镇压下去。

    大部分舰队仍然被国民议会掌控,只有很少的叛乱海军能夺到舰船,并成功穿过海防炮的射程逃亡,由于路途远近的原因,大部分逃亡的海军选择逃到西三省去。

    事后,与塞利提三世一同被处决的人员名单上又增添了一大堆名字,一些议员对此感到心疼,毕竟那都是接受过精锐训练的军官啊,更不用提他们都是贵族,所以不能留下来一些将功赎罪吗?

    可是国民议会对此态度非常坚决,他们表示绝对不能出现第二个路浦东,从而拒绝特赦的建议,必须将这些叛乱者送上断头台。

    希艾烈更是在国民议会中杀气腾腾的表示,为了不再出现背叛,即便将海军换洗一波也在所不惜,反正工厂还在,随时能招募新的士兵,建造新的战舰,几年之后悉伯就又能有新一批的军队。

    随着海军暴乱的失败,叛军远在巴蒂罗斯的千里之外鞭长莫及,所以塞利提三世的命运已经被确定,无人可以挽救。

    处决的日子被选定在1月30日,塞利提三世被五花大绑的从监狱中提出,一路押送到王宫门前的广场上。

    与塞利提三世一同被押送到广场上的,还有包括洛林在内,所有与塞利提三世有关的被逮捕的人,不论他们是侍女还是随从,新增加的则是没能逃跑的贵族,以及参与一月暴乱的海军。

    为了能忠实的展现塞利提三世被处死的尊荣,希艾烈特意亲自设计了新式处刑台,将绞刑与斩首二合一使用,充分体现改良者的高效。

    即便已经被勒令跪下,塞利提三世仍然头昏目眩,仿佛还在做梦一般,不敢相信眼前一切。

    今年是大历2925年,悉伯建国857年,帕尔森王朝建立444年,也是自己统治的第8年,可是就在这一年,自己这个堂堂的悉伯合众总统,居然创造一个史无前例的记录,在自己的国家被自己人民审判,还要被推出去斩首的合众总统?

    塞利提三世其实还很年轻,只有不过27岁,比下令处决他的希艾烈要小十岁,比亲自处决他的钟铭更是小了四十多岁,可是在这个大好年华,自己却要死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