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启一九九六:第一章-重回九六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拿出一个碎屏的手机,颤抖的手打开尘封的分类最美好的回忆。

    晓芳,祝你幸福!把手机用力的掷出,纵身一跃。如果是跳水,估计连世界级的裁判也会给出满分吧。

    传说中,王子用深情的吻吻醒了沉睡的公主,而在同时,世界上最美的玫瑰也开满了他们生命中每一个角落。

    江峰闭上眼睛的那一刻,想要紧紧的抓住脑海里的照片然而什么都抓不住。

    江峰觉得自己的生命正在消亡,就像是世间所有美好事物都终将消亡一样。

    此时一条本不该在这条小小的黄浦江出现的鲸鱼出现在了江峰的眼前,巨型大口把江峰一口吞入。

    稳健的心跳声在江峰的胸膛重新跳动起来。

    头好疼,这是江峰醒来的第一想法。

    空洞的眼神巡视着四周,透过蚊帐上的破洞,一张松木书桌,上面堆着一堆书籍。墙壁上还挂着一排黑白照片,那是他爷爷、奶奶、爸爸妈妈的遗照。

    呵呵,又是梦。江峰倒头躺下,心中暗道,这梦还挺真实的,昨晚自己怎么就那么孬呢?

    突然,江峰睁开眼,白色的蚊帐上面有些积灰,江峰的手似筛糠似的,在自己的脸上狠狠的捏了一把。

    江峰掀开被子,一个猛子从床上站起来,脑袋撞了下床上的横梁,这,这是怎么回事?江峰瞪大眼睛看着自己的双手。

    这时候的江峰有点瘦弱,脸色有点不正常的苍白,这不是有病,而是从小江峰就体虚,他也偷偷的买过十全大补丸吃过,结果发现阮子用都没。

    难道是!江峰跳下床,在满是灰尘的地板上挪动着,停下脚步的他看着墙上的挂历。

    1996年,鼠年,日期是三月十六号,星期六。宜修坟,宜动土。

    自己重生了,江峰一屁股坐在地上,双眸中尽是不可置信的神色。

    江峰!下来吃饭了!你再不下来,我就舔你牙刷了!

    听到熟悉的声音,江峰从地上站起来,颤颤巍巍的踏入记忆中的木楼梯,楼梯转角站着一个姑娘,雪白色的白衬衣,扎着两个小马尾,白净的脸蛋,粉红色的嘴唇,正是他的妹妹,江樱!

    江樱在2008年去世的,江峰带着她去了首都,看了人生中唯一的一次奥运会,她是在首都的病床上安静的去世的。得的是白血病,江峰倾家荡产负债累累,但还是没能挽救回妹妹的生命。

    对不起,哥!我不能陪着你了,我终于可以去陪爸爸妈妈了。江峰,我最喜欢看你笑了!你给我笑一个,好吗?江峰颤抖的脸颊挤出一丝苦笑,泪水在眼眶不住地转动。

    江樱的鼻腔流出血液,顺着脸颊一直滑落,嘴角拉起一条天使般的微笑,颤颤巍巍的抬起小手,抚摸了下江峰的脸颊。

    江樱去世了,是笑着去世的。

    小樱?太好了!你没事!看到面前活蹦乱跳的江樱,江峰冲下楼梯,双手紧紧的搂着这娇小的人儿。

    江峰!你干啥啊,你弄疼我了!真是的,你好脏啊!江樱在江峰的怀里使劲挣扎。

    不放,我不放,我怕我放开了,这又是一场梦!

    真是拿你没办法,那就给你抱一分钟,说好了!就一分钟。江樱两个手指撑着江峰的胸膛,以免这身染满灰尘的身躯跟自己碰撞。

    江樱其实跟江峰没有任何血缘关系,这是江峰知道江樱得了白血病后,去配型的时候知道的。

    好了,一分钟到了!下楼吃饭吧!等下饭凉了,你这小身板又得去医院了!

    江峰接受了自己重生的事实,毕竟自己唯一的家人现在又活过来了,这一次一定要治好妹妹的病,前世主要的原因还是自己拿不出200万的医药费,只能接受一些普通的治疗。

    破旧的小木桌上铺着一块江樱缝的餐布,上面放着一碗没有什么油水的青菜,对角放着两双筷子和米饭。饭菜不好,是大白米饭加上一碗小白菜,江樱的病估计就是小时候没吃好,才更严重的,虽然医生说是先天性遗传。

    白菜是隔壁王婶可怜这小俩只给的,江峰的父母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一直以来都是江峰跟妹妹相依为命,吃政府的低保才活下来的。边上的邻居都很心疼这俩小只,不过也不敢收养他们。

    江峰看上去就体弱多病的样子,谁又会请一个病坛子回家呢。倒是自己的妹妹从母亲撒手而去以来,不断的有人上门想要收养她。

    江樱那时候小小的,白白净净的小脸,特别招人怜爱。每次有人上门,她都说,要跟江峰在一起。这让所有上门的人都无可奈何。

    他是混着泪水和着米饭吃下去的,江峰头低的快到碗里去了。

    江峰很开心,虽然饭菜并不那么好吃,白菜还放糖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