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蒲大人不靠谱:折骨扇 NO.1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莫青青刚一把门大开,林琳就抱住了她开始委屈的哭诉,我的命好苦啊,工作找不到,又租不到像你这么好的房子,钱都快没了,饭都吃不起啦!呜呜!说着,还略微浮夸地摸着眼角的泪,看看莫青青的脸。

    好啦好啦,知道你的意思啦!先进来!莫青青关上门带着林琳往刚刚工作的卧室走。

    蒲公子画馆的团队新添了一位成员,那就是沈凌。

    沈凌因为一些不可告人亦不可告妖的原因选择了留在了蒲大人麾下,做一位给众妖普及络知识的技术员。

    然而他更多的时候是在画馆对面的宠物店帮苏奕岚打杂,特别是童峰手上的活他总要抢着干,直到发现童峰有强力的近魂体质后才明白其对于动物的不可替代之处,毕竟还有许多的特殊动物不能作为正常宠物贩卖给顾客,只得留在苏奕岚这里照养。

    金陵市,某家豪华酒店vi住房。

    蒲公子一行于前日离开了琅天市,他们收集了琅天市一众妖的一些妖力放置在了法器之中,蒲公子又专门找了叶偌萱取了她的一些血液用于不时之需,也嘱咐了叶若华如果一旦发现叶偌萱有什么异常情况就打电话给他。

    不管怎么说,尸化案子当中叶偌萱在琅天学院消失了一段时间的缘由至此还未查清,牵扯到白袍,不得不防。

    除了足够强大的妖力支撑外,蒲公子还要找到七把钥匙,这七把钥匙遍布在各个地方,所以这金陵市便成了第一站。

    在叶若华的带头,以及熊肃借助在上流社会美食家大名宣传下,蒲公子彻底转行,成为了一名彻头彻尾的著名玄学大师,外带没事帮人除除妖。

    作为一名除妖师蒲公子当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入其眼帘的妖类案件,所以一到金陵市就在主动与被动之间结识了一家房地产公司的老总,这位老总得叶大局长举荐,以对待上宾的礼遇招待了蒲公子,并将其安置在豪华酒店暂住。

    这位老总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其名下卖出的一处楼盘出现的闹鬼事件。据说那处住宅里已有三人遇害,全都独自一人的住户,死因为被拆卸骨架而死。

    现场血肉模糊,腥气冲天,杀人手段极其残忍惊怖引得调查现场的法医都束手无策地打起了退堂鼓。因为那实在是太难以找到什么线索了,除了取出血样进行分析外根本没什么信息能从不能称之为尸体的尸体上找到。

    在此之后,民间传闻警方的监控影像里出现鬼影进入那三位死者家中,所以市民都大力发扬神秘色彩似的将其描述成了恶鬼拆人骨的悬案。

    凌子,你在看什么

    这是在昊天的风向引导下,继熊大这一称号后画馆又一新晋称呼凌子,沈凌本想义正言辞的拒绝来着,奈何当昊天第一次喊出此称号时瑾丸跟着后面如此喊道,看着瑾丸那张无辜可爱的脸沈凌只得干咳几声忍住了。

    没想到接下来井白亦是如此称呼,在恐怖如斯的天妖级别的压制下,沈凌又一次不单选择了沉默,反而破罐子破摔的认命了。

    沈凌正在阳台边的茶几上敲着电脑,但听到井白的声音立刻恭敬地抬头,井白大人,我在调看上次44住宅里的监控。

    警方说不是全被销毁了么井白不解的问。

    44号案件处理完毕后蒲公子就让叶若华派人交接了,当时负责的是老董,后警方调查发现44住宅里暗藏着许多监控,可惜似乎被人处理过,一段时间的视频全部被销毁了。

    我擅长这个么,所以找到原件后恢复了一下,井白大人你看看。沈凌指着笔记本电脑屏幕,随后他腾出位子让给了井白,屏幕呈现的正是侍者大妖数次带着女人前去堕胎的画面。

    沈凌并不是想找这些,他想找到视频是44门前监控拍摄到的画面,因为那里有欺骗他的那位人类警察的影像资料。

    在沈凌被驱除控心术后脑子里全然消失了对那位人类警察的面貌认知,那警察的五官在其印象中全部扭曲成了一团辨识不出。

    诶,这是你井白一一往后拉着进度条,越过女人腹中婴灵被脱离出身体的画面后,屏幕上忽然像分镜般跳跃到了44号门外的场景。

    是夜,沈凌从44号对面楼房走出,他边走边在街道上边披起一套白色长袍,契合着沈凌的修长身材很是合身。

    井白反反复复看了三四遍,神情愈发凝重深沉,他没有继续点破透露他们正在寻找白袍的讯息,保持若无其事的样子又问了一遍。

    是我,怎么了沈凌问。

    没事,就是感觉这套白袍很适合你。井白轻笑着回应,又装模作样的反复察看了一些其它画面,等会你将视频拷贝给瑾丸,等蒲公子回来后让他看看。

    好,没问题。沈凌点头。

    星府宅邸,一处高档住宅区。

    某栋某户家中。

    莫青青坐在桌前用电脑打着文件,虽然是周末她也不得不奋发图强的刻苦努力,因为她还是一名公司新人,苦活累活一大堆。

    不过好在工资还算丰厚,对于大学快毕业的她来说能找到如此待遇的工作属实算是同学间运气好的了,不然她也根本付不起租金在这租离公司较近的房子。

    忙着当中,莫青青的手机来电铃声响了,是她好朋友林琳的。莫青青还未接通就知道这个妮子又是来找她倾诉苦衷的了,因为她这朋友到现在还没找到称心如意的职位,整天忙碌于各家大公司应聘之间,又一次次被残忍无情地刷下去。

    喂,青青。电话另一端传来女孩沮丧的声音。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