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水秋瞳:25.新案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铛铛~有节奏的敲门声响起。左秋没有理,继续和咪咕进行早间的玩闹。

    敲门声并没有如左秋所想的再次响起,随后响起反而是肖恩挠门的声音,还伴随着叶邵逞的轻声指令。

    ——  ——客厅中

    安静的对坐在餐桌上吃着早点,叶邵逞的手机在桌上发出震动,左秋瞅了一眼手机,上面显示:潘秦。低头继续吃着早饭。

    叶邵逞接起手机,通话音量调控的非常小,这么安静,左秋都没能听出那头的一点声音,她不禁用眼神轻瞟过叶邵逞。他是有多小心,左秋心想。

    叶邵逞正好抬头,接过了她的眼神,但左秋避开了。

    片刻后,挂断了电话。看向还在安然吃着煎蛋的左秋,说道:后天我们去g市。

    太远,不去。左秋说的干净利落。然后不再理会,继续努力的消灭着她的煎蛋。

    叶邵逞泯了下嘴唇,想着小不点一夜之间变化这么大,脾气还这么冲。先是不开门,再是出房间后一句话不说,现在又是直接拒绝。

    待左秋消灭完那颗煎蛋后,放下了手中的叉子,用餐巾擦试嘴角的油屑。

    叶邵逞看着左秋,她今天脸色偏白,而且是那种没有血色的白。随后一笑,挑眉道:生理期?

    ‘啪~’,左秋推开了椅子站了起来,瞪了一眼对面的叶邵逞便端起已经空了的盘子转身向厨房走去。陶瓷碰触料理台时发出了很大的响声。

    叶邵逞双手向后伸去,头微微后仰,慵懒的靠在椅背上。这么看来是自己猜对了?

    就这么半眯着眼,看着气呼呼,又有些微微脸红的左秋从厨房出来走向客厅,然后一屁股坐在了真皮沙发上,被沙发反作用力的弹起又弹起。才算坐稳。

    餐桌上的人不禁嘴角牵动,继续低头吃起了早饭,之前的不快被一扫而空。

    果然,早晨的一切都充满了生机。

    叶邵逞把餐桌收拾干净,端着盘子走进厨房。在左上角的挂橱里找到了红枣,四周看了看没有发现材料,于是打开冰箱,拿出了左烟刚开封的红糖。这才开来火,并切了姜片放进锅中。

    客厅的左秋抱着咪咕,烦躁的用**来回翻找着频道,一杯红枣姜茶递到了她的面前,她诧异的楞了一下。伸手接过,小声的说了句谢谢。

    叶邵逞从她怀里抱过咪咕,把它放在正伏在他脚边的肖恩的背上。

    肖恩啃着它的胡罗卜没有起身,只是叼着胡罗卜扭头看向趴在它背上的咪咕。又继续开始专注的啃咬着胡罗卜。

    咪咕倒也能保持平衡,舒适的趴在这温暖的皮毛中安静的一动不动,竟后来打起来了盹。

    一切都显得太过安逸,给人一种错觉,一种地老天荒的错觉。左秋猛的摇了摇头,突然很不自在起来。

    反观叶邵逞,倒是悠闲自在,他很断定她是时候开口打破这片沉静了。

    果不其然,左秋开口了,g市已经出省了,太远,肯定是要坐飞机过去的,托运咪咕太过麻烦了。拿人手软,吃人嘴短。这句话在她身上得到了充分的应证。

    不带咪咕,到g市不会顾的上照顾它的。咪咕和肖恩一起在家,肖恩知道食物都放哪儿,会自己找食吃,相信也会照顾好咪咕的,是不是肖恩?叶邵逞摸摸肖恩的脑袋。

    肖恩‘嗷呜~’一声软声,算是回应。

    咪咕也跟着轻声叫了一声。

    左秋看着这一人一狗一猫的互动觉的甚是好笑。话间也便带了笑意:把猫交给一只狗来照顾?狗保姆?说道这,笑开了。把盘着的腿放下,走到肖恩的面前蹲下,摸摸它的头,揉着它的脸说:你这么厉害啊!

    肖恩很给面子的回来一声。这可彻底把左秋逗笑了。

    看到这样的左秋,叶邵逞嘴角的弧度不断扩大。放心,会有人定时过来照看它们的。

    左秋听到他的话,就这么蹲着身子抬头望向他说道:咪咕没离开过我太久,它会不习惯,我也会不习惯。她还是在委婉的拒绝了此次的出行。

    叶邵逞好像没听见她的话似的,轻声说道:案自发生在古墓的中。尸体被发现时还很新鲜,初步断定死亡时间是三天前。

    未被挖掘开发的古墓中出现的鲜尸,大多都是盗墓团伙分赃不均所致,警方立案追捕就好。左秋客观的进行分析。

    古墓里至今没有发现任何物件,也没有任何被盗走或移动过的痕迹。而尸体呈分尸状态,分布在古墓的入口处,没有头和躯干,只有被分解的四肢。进行比对dna后才确定是一人的四肢。但数据库中没有此人的dna,而手指指纹全部被剥皮,所以到现在都无法确定死者身份。叶邵逞平静的转述着潘秦的汇报。

    他凝视着她,看到了她的眼睛瞬间睁大,但又很快的恢复原状,随后静静的端起茶几上的红枣姜茶轻抿了一口。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