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婚撩人:腹黑军长求放过:第795章 “阴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言谨欢这下是真的蒙了,老李这话说得她云里雾里的,又下意识觉得他嘱咐的事情一定有深意,于是就答应了下来,一边挠着头皮往外走,一边去琢磨老李啥意思。

    言谨欢被老李的一通话困惑了一下午,等到吃了晚饭,在操场散步时看见班长,她上去把人拉到一边,又把老李的话一点没漏转述给班长,她话音未落,就看见班长的脸色以可见程度,从茫然,疑惑,严肃,生气到最后已经有隐隐杀气散了出来。

    看样子,苟耳一定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否则班长不会这么一副要揍死人的模样。

    晚上,熄灯之前,班长照例开了一个班会。

    言谨欢声情并茂的把芮芮这段时间祸害她的惨事一件件,仔仔细细地讲了一遍,直说地老李汗颜,不仅丢了手里的手术刀,还把桌上的抽纸全部给用完了,言谨欢一抹鼻涕,夸张地往老李的裤腿上蹭了蹭,老李黑着脸看着她,转念又想到她那些可怜的遭遇,不由幽深地叹了一口气。

    好啦!别哭了,再哭,一会儿得把我这里给淹了,你说你一男的,哪里有这么多眼泪流的,老李实在忍不住他哭得更个女人似的,一把把他推开,又抬起脚努力挣脱了他死死抓住的双手,一个漂亮的旋转,从言谨欢旁边站了起来。

    言谨欢也没想纠缠他,只是被群众们误会成这个样子,他再不做点什么,表明一下自己的清白,以后就算有十张嘴只怕也说不清楚了,老李这么爱八卦的人,他要是知道了,整个连队都算是知道了真相。

    老李,那你回去得好好和你家媳妇说道说道,言谨欢泪眼婆娑的可怜样子,让老李心里不由生出一丝怜惜。

    老李直觉脑袋痛,捂着脑门老久才点了一下头,唉声叹气的说:我尽量吧!我家媳妇还算是个通情达理的人,只能拜托她以后别再管别人家闲事,至于她听不听,我就不能保证了。

    言谨欢一听这真相算是通过人民群众的口传到人民群众中,然后立刻雨过天晴一般,一抹眼泪鼻涕,立刻展开了笑颜,那就麻烦老李了。

    老李无奈的挥挥手,言谨欢就要往门外走,谁知道还没走出一步,就听见老李突然咦,随后在身后喊住言谨欢,小言,你们班的苟耳怎么没来换药?

    言谨欢连忙转身退了回来,也奇怪的问道:苟耳没来换药?他今天一上午都没在宿舍,怎么会没来换药?

    老李又赶苍蝇似的挥了挥,不耐烦道:那你记得让他来换药,真是的,摔一跤都能受伤,骨头也太酥了。

    言谨欢答应下来,转身要走,忽然又停了回过身,像是想到什么,走到老李身边谄媚的笑了一声,又讨好的小声问:老李,我想问你一个事情,就是狗哥那个身子骨,你也是知道的,基本上入伍这么长时间,咱们都没看见过他生过病,也没受过什么伤,他这一下子又是崴脚又是尾椎骨受伤,你说是不是太奇怪了?

    老李抬眼横她一眼,哼声道:难道受个伤还让人挑个日子?

    言谨欢赶紧闭嘴,不敢再去惹怒这位爷,然后乖巧的站在旁边等着答案。

    苟耳的骨头太酥了,这小子不会是做了什么流失骨钙的事情吧?老李吊儿郎当地翘着二郎腿,有一下没一下地抖脚,斜眼瞥了乖乖站在旁边的言谨欢半是开玩笑地说。

    言谨欢把他的戏言仔细想了想,绝对有几分道理,于是更乖乖地偏头去问:老李呀!你说做什么事情会流失钙质?你给我讲一下,回去我好让狗哥注意一下,以后别再犯了。

    老李见她一副好学的样子,请了请嗓子,然后放下了翘起的脚,端正坐好,扶了扶眼眶,摆出教学的好好老师样子。

    你知道咱们男人最重要的是什么吗老李扶着镜框,眼底闪过一丝冷意。

    言谨欢刚想尴尬地咧嘴一笑,又生硬地扯了两下,发现根本扯不动,心里更是一顿吐槽,心想自己一个女人,哪里清楚你们男人身上最重要的是什么。

    言谨欢装出一副啥也不懂的样子,又是一阵摇头,老李看着她,脸上的表情写着孺子不可见,然后开始了教学模式。

    言谨欢最怕人说话唠叨,看他要开始长篇大论,赶紧打住,又扯谎道老李,咱们还是长话短说,我一会儿还要去一趟连部。

    老李刚准备好好和这些年轻人说道说道肾精的重要性,就被她一通话给堵住了,这话在嘴边,最后只憋出了一句,这个肾精是咱们男人最重要的东西,说到底这玩意和骨骼紧密联系,你看现在的孩子,有的动不动就骨折,或者发育不良,多半都是缺钙,而这个骨头就是由钙组成,而钙又是由精髓而成,咱们这个肾就是造精的宝库,那些个纵欲,长时间熬夜,久坐不起的人,多半都肾虚,黑眼圈,眼袋,矮小,发育畸形,模样丑陋,气场让人厌恶,社恐,自卑,肾病等等都是肾虚的体现,这些都不是最严重的,最严重的是那些个肾虚过度的人,不是脑残就是体残,别不行,那些个原来聪明绝顶的人,最后都成了弱智,多半都有这方面的原因。

    言谨欢被他这话震惊了,不由挑起一边眉毛,老李,你别吓我,缺钙这么恐怖

    老李严肃地点了点头,又道:苟耳这么突然就崴了脚,还把尾椎给伤了,确实不想是他的身体,这家伙以前上蹿下跳,也没见断个手指。

    言谨欢脑海里忽然闪现出苟耳半夜奇怪的呻吟和偷摸出宿舍的背影,又委婉的把这两件事告诉了老李,没想到老李一听,顿时沉重地敛目,片刻讥讽地笑了起来,这家伙是在不部队里待久了,想女人想疯了,居然用这种方法伤害自己的身体,真是蠢得不行。

    言谨欢被他反应搞蒙了,傻乎乎的问:老李你什么意思?

    老李白她一眼,一巴掌拍在她后脑勺,笑骂道:你这家伙是真的太单纯,还是在这里跟我装?

    言谨欢没来得及躲开,脑袋正好被打了个正着,因为有求于人,又不能发火,只能忍下这一口气,咧了咧嘴,也没能笑出来,老李,你这话说的我真不懂。

    老李仔细地观察她的表情,确实看她不像是装出来的,于是叹了口气,转而狡猾地笑了出来,这么着,回去你给你班长把今天下午你和我说的话告诉他,然后晚上你们都别说,偷偷埋伏着,等到苟耳钻进被窝里,你们就等着他发出声音,然后上去把他从被窝里拽出来,后面的你们班长会告诉你怎么做。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