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回清明上河图:第六十三章 千年一梦(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汴河河面结了厚厚的冰,冰上又积了厚厚的雪,看起来竟如两岸的平地一般,岸边的柳树枯萎的只剩下枝干了,却依然弯弯曲曲婀娜多姿。田野里的麦苗已盖上了厚厚的棉被,正安然地享受这冬日的宁静与安详,农谚有云,瑞雪兆丰年,如果没有金人的践踏,靖康二年的中原一定会迎来丰收。

    雪霁天晴,阳光竟是如此的明亮和温暖,让一切用心感受这个世界的人都有一种超然物外的清爽与愉悦,怪不得王羲之创作《快雪时晴帖》时竟是那样的从容与洒脱。

    天空几乎已经透明,空气前所未有的清新,如此晴好的天气,太适合一个国家的灭亡了。

    汴梁城的城门终于开了,绣着五爪金龙的黄罗伞打了出来,阳光温柔地抚摸着世间的一切。竟让这金黄色的伞盖如此刺眼。钦宗静静地端坐在龙辇之上,出了城,便是白茫茫的天下。

    柳逸玄和灵儿正踏着泥泞的雪路往汴梁东郊赶去,他们要趁着如此晴好的天气找到那个破落的村庄。

    玄哥哥,我们要找的那个村子在哪儿啊?快到了吗?灵儿紧紧抱着柳逸玄的腰部。在他的背后跟他说话。

    柳逸玄抬头向前路望去,竟是苍白一片,望不到任何一个村子。这条路我也没走过,也不知道当初我们去的那个村子在哪,不过听刘将军说,只要沿着官道一直走。就会到达陈桥驿,到了陈桥驿,我就知道该怎么走了!说罢继续拍马前行。

    一连又行了数里地,柳逸玄远远看到前面出现了一个小镇,柳逸玄判断那里就是陈桥驿了。然而。柳逸玄离着陈桥驿一里多地就听到镇里一片嘈杂,隐约还有战马嘶鸣之声。

    坏了,这镇子里有金兵!

    啊?有金兵?那我们该怎么办啊?灵儿一听前面出现了金兵,立马紧紧地将柳逸玄抱住。

    前日听宗泽老将军说,他们在此处与完颜兀术有过一战,估计此处已被金兵占领,不过没关系,我们只要从镇子的一侧绕过去便是。只要找到了这座驿站,我心里就有了坐标,再往下走就有方向了。柳逸玄显然对前方的道路充满自信。

    陈桥驿的西边有一处白桦林。柳逸玄和灵儿悄悄穿林而过,绕过了金兵的防线。因为柳逸玄此前从东平赶回时曾经路过此地,对这边的路线多少还有些了解,依据他的判断,过了这片林子就可以看到汴河沿岸,他们只需沿着河岸一直往西边寻找便是。

    此时的中原。天寒地冻四野无人,附近的百姓早已逃难去了。行了半天也没遇见半个人影。

    柳逸玄和灵儿耐心地寻找着,只到了正午时分。忽然听到西边的原野上传来呜呜的号角声,那声音划过长空,嘹亮而悲壮。

    嗯?哪里来的号角声?

    柳逸玄不知前面发生了什么,只带了灵儿跑到一处高岗上往西边望去,还好今日是晴空万里视野开阔,柳逸玄远远望见汴梁城外的金兵大营里旌旗招展人头攒动,大营的西面,一队宋军仪仗正向金营缓缓驶来,那仪仗中有一盖黄罗大伞竟是格外的明眼。柳逸玄立马意识到,今天很有可能就是北宋王朝的最后一天了。

    玄哥哥,那里是金兵大营吗?怎么这么热闹啊?灵儿探着脑袋远远瞧看,却不知那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快看,那里有个黄罗伞盖!那不是我皇兄才能用的仪仗吗?难道说我皇兄今日出城了?玄哥哥,快带我去见见我皇兄吧,我想告诉他,我要跟你回家了,我要到你的那个时代去玩一回!灵儿指着那顶黄罗伞盖,嚷着让柳逸玄带他去见钦宗。

    灵儿,别傻了,你皇兄今日是要跟金人谈判的,他不会见我们的,我们已经离开了京城,这些事也无能为力了,跟我走吧,忘了他们!

    柳逸玄调转马头打算离开高岗,继续寻找河岸的村落,可灵儿却拉着他的衣服,含泪说道:玄哥哥,你等我一会儿好吗,我想再远远地看一眼我皇兄的銮驾,再看一眼汴梁古老的城墙

    柳逸玄没再出声,只陪着她静静地目送钦宗进了金兵大营。

    那座村庄终于出现在了眼前,屋倒墙塌,残垣断壁,洁白的积雪覆盖在漆黑的没有燃烧殆尽的房屋梁柱上,光秃秃的门框周围全是坍塌的院墙。

    玄哥哥,这个村子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村里的人呢?

    这个村子已经被金兵洗劫过了,村里的人估计都逃跑了吧!柳逸玄静静地走在残垣断壁之中,只希望这里的村民都已经顺利逃跑。柳逸玄不禁想起五月间他带灵儿外出骑马时的情景,那时这里的村民男耕女织,生活平静,一派祥和安定的情景,现如今,竟是这般凄凉荒芜鸡犬无存。

    玄哥哥快看,你要找的那棵很丑的柳树!柳逸玄和灵儿绕过村前的那片果木林。灵儿一眼就发现了那棵满身疙疙瘩瘩的丑树。

    柳逸玄牵马走到河边,果然看到这棵叶落殆尽的千年古树,这棵柳树依然盘根错节的立在河岸,那遒劲的树干粗壮有力,杂乱的枝桠张牙舞爪。柳树下面有一块巨大而光滑的青石,这块青石平日里要么被村里的妇人们用来当做洗衣服的搓板,要么就被男人们当做睡懒觉的石床。

    柳逸玄来看这块青石,却发现它与其他石块的确有着很大的不同,因为其他石块上的积雪尚未融化,而这块青石上的积雪却早已融化殆尽。只留下少许的清水沉积在表面上。

    看来这块石头却是与众不同啊,按照张画师当日的话来看,只要我们骑马立在这块青石上,向着这河水中纵身一跳,我们就能回到时空隧道。就能穿越到别的地方去了!来,灵儿,跟我上马。

    啊?我们要跳河吗?灵儿显然不相信这种穿越的手法,侧着身子不愿上马。

    对啊,不跳河我怎么穿越回去啊?张择端那老头就是这么跟我说的,快来,行不行咱先试一试再说嘛!

    可是万一咱俩淹死了怎么办啊?

    别瞎说,哪能这么容易就淹死呢?你看那河里结了那么厚的冰。即便咱们的马跳了上去,大不了就是摔上一跤,不会淹死的。快来跟我试一试,要是这办法不好使的话,我回去非得找张择端那老头算账不可!说着自己就翻身上马。

    柳逸玄见灵儿站在原地犹豫不决,便对她笑道:灵儿,你真的不跟我走了吗?那我可自己回去了!

    哎!谁说我不跟你走了,等等我!说着便伸出手臂。踩着马镫,也翻身跳到马上。

    这就对了嘛。坐好了,抱紧我。咱们这就跳河自杀!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